洛小卷

很不希望看到抄袭,但是它又双叒叕发生了……

凉小透cool:

我不说是哪篇文,也不说是哪个人,更不打tag,已算是我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做到仁至义尽。


这篇文,写手说不知道抄在哪了,嗯,恰巧不过是写了九章,热度过百,两万字不到的一篇文,刚刚好的,也写了清风一样的人住在一个开满花长满草诗情画意的园子里,种了满园子的紫色牡丹,喜欢像牡丹花一样的人,裘振和陵光也是朋友,陪伴他良久,没有爱只是友情,陵光也是执明的哥哥,两个人也一起下凡历劫,监兵也用着一条寒气逼人的鞭子,也发生了神魔大战,战神天真无邪,离尘?高冷占有……


 


我想说的是,《刺客列传》原著是庙堂之高,它并不是玄幻神话。


它的确提及了四大神囘兽,五行八卦,并借此给人物命名,但纵观刺客一二,说的是凡人的故事,权谋之争,这与山海经无关,四大神囘兽也并非出自山海经,若真要说起,白泽出自山海经。


你可以尽情写四大神囘兽五行八卦的梗,有那么多的文也有写,不是?我倒是希望出现一个高人真正研究周易,去写一写八卦,给刺客带来不一样的味道。


但千万不要再写着北冥之海,它不存在的,我胡扯的。


不要说四神囘兽诞生于天地之初,这不存在的,我吹牛的。


龙生九子,典籍里说的也不是青龙,他不存在的,我疯了的。


龙不需要伤心哭泣才会下雨,打个喷嚏就可以下雨,下雨不存在的,我假酒喝多的。


什么时候,陵光是牡丹花已经是公认的了?这不存在的,他充其量是只鸟,和牡丹没关系,我意囘淫的。


什么时候,慕容离用箫敲执明乌龟壳已经是每日必做任务了?这太笑话了,我心疼执明,会被敲坏的。


世间姓公孙的名人千千万,只有轩辕一个?姓公孙的会哭的。


中国神话体囘系之中,神话亦是千千万,五花八门,眼花缭乱,只局限于这一个体囘系之下的一二故事,也会让祖囘宗哭笑不得的。


……如此种种,不多累述。


就好比打个比喻,暂且不说刺客根本不是神话,你非要写可以啊,中国神话十分丰富,就像满汉全席一百零八道菜品,你可以尽情挑选,却非要选我已经选了的其中一道菜。


也许有人会说,呵呵,还讲究先来后到啊?你吃得,我吃不得?我知道可能会撞很多梗,但我就是要写,凭什么你可以写,我就不可以写?


你可以写的,但请在明知道可能撞很多梗的情况下,先看一遍可能被撞的文,自己去避免,也算是对自己足够尊重,否则,同样的梗写出来没那么好,有可能自丢脸面的,岂不会尴尬?凡事讲究一个先来后到,撞一两个,没人说你,撞得太多,被人质疑,可不就是自找的么?既然有胆量写,就应该做好被质疑的准备,而不是玻璃心到处哭求博取同情,寻找亲友来帮忙。


请成熟一点。


刺客真的很缺少新鲜感,那么多东西却没人去写,一味模仿或者写同样的东西真的没意思。


说到庙堂之高,权谋之争,上下五千年,先秦时期诸子百家,魏晋风骨三国人物,史记战国策资治通鉴说文解字世说新语鬼谷子菜根谭诗经纳兰词等等等,读一读,多了解,你也可以写出只属于自己的东西了,不说古,说近现代,百年之间,多少人的灵魂充满香气,她们穿着旗袍,他们戴着墨镜,从几千年的中华传统文化弄堂里,轻摇漫步的走进西方文明的舞池之中,才子佳人风华绝代里有人唱着夜上海,有人说着青春是一袭袍,上面爬满虱子,炮火轰鸣中军阀争乱一腔热血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腥风血雨里有着铿锵玫瑰。


再说西方,且不说人人都知道的同人界三大设定,你若写好其一,也算是自己的本事。读西方史,读西方文学,去了解霍尔金的中土世界,罗琳的青少年魔法故事,马丁的冰与火之歌,偶尔感受一下莎翁的戏曲勃朗宁夫人的十四行诗,百年孤独并不孤独,麦田的守望者却有着莫名悲伤,红与黑看得是飘着的,相反飘,看着却是踏实的。


有人猜我的书单,没什么,你不应该模仿我的文风,而是多看看红楼,源氏物语便好。


我有什么好看的,一个空闲随便写写的九流写手罢了。


这么多东西,有趣的设定,有意义的故事,却没几个人正儿八经去取经,去写,去开拓属于自己的新纪元。


关于抄袭,我当然没有胆子和水准,敢和大风刮过这种殿堂级别的大师比,不过是一两个读者借此笑话我罢了,我这人有自知之明,自认小风都刮不起来,顶多是刮的让人避而远之的妖风,BL比BG低人一等,同人比原耽低人一等,这是大众所公认的了,但唐僧说得好,妖怪也是妖怪他囘妈生的啊,也有妖权,而且身为如此妖人,怎敢再作妖兴奋作浪,这不是没事找事么?


所以平日里一向采取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息事宁人,有啥大事又不是三次元,丢钱了没命了?不过一张键盘噼里啪啦,谁也见不到谁,这时候气愤,过个三五年,谁还记得谁谁谁。


妖人的做法啊,自然是如唐僧所念念叨叨没完没了的那牛头妖怪。


拔刀自绝,以图安静。


所以《鸿蒙记》已大部分封文。


总有人认为作者放出TXT是义务,这还真被惯出的大毛病,何况我已经说了要改成原耽,不放出,所以一个劲要求我放出TXT的真的没必要。


好了,鸿蒙记不需要被评价,我自认它不咋地,所以我有权利决定它如何如何。


结婚,三次元,有事没事,别再来扰,妖怪也是要度蜜月的,一切等婚礼之后再说,拜托。


祝大家鹏程万里,俗事不扰,日进斗金!


 


 


之前做的发带,发出刷存在感【☜滚】
第一根因为材料买错了,所以不怎么像。
第二根做的时候只有高糊的片花,所以材料还是买错了😂将错就错。
第三根是答应基友所以做的。

一个脑洞——育婴室play

占tag
出差办完事陪领导逛诚品,作为俗人,无聊的坐在厕所玩手机。
这里有两间育婴室,如果生子文的主人公带宝宝出来玩,宝宝睡着了,然后他们俩突然……嘿嘿嘿育婴室play🌚🌚🌚
不知道有没有太太考虑写一个

黄绿皮绳腰带。

也可以往别处戴,别戴头上就行!😏😏😏

灵感来源于@凉小透 的《鸿蒙记》地坤和青龙荷花池交尾。是的,灵感来源有点污!

坠饰底下是个小莲蓬,虽然文里亲生的只有一个,但是毕竟九子🌚🌚🌚

(其实还买了黑色的绳,不过最后觉得五股编出来比六股好看,就把黑色丢一边了。)

2017年6月25日

昨晚不知道做梦梦到的什么乱七八糟的?
画面昏黄。
什么去医院探病啊
公交车跟掌上公交上查的完全不同啊
不相熟的亲戚帮我带了两张板凳回家啊
去一家生意不好的、只有我跟另一个顾客的旋转火锅店吃午饭兼听老板和顾客两个男人嚼舌根啊
又画面一转变成自己在一家很热闹的火锅店或者装修都走原木风格的主题餐厅吃晚饭……
感觉自己一晚上还挺忙的。

陵爻头饰
虽然做工粗糙
但是大家可以随手夸我🌚🌚🌚

蓝色和紫色生了个蓝紫色

(附带歪的上头照)

虽然已经给小透看过了,但是还是厚着脸皮艾特一下@凉小透 

2017年6月13日

昨天睡得晚,梦其实是凌晨做的。
梦到自己可能是回到高中,好几门课需要补考,说起来也是奇怪,虽然一直都读书不用功,但是从来没有不及格需要补考过。然后就补考,还都是补考我当年比较擅长的科目,大概是数学和英语,梦醒之前在考英语,在写一个长句子,答案已经想出来了,可是笔就是写不出,急得要死,手心都出汗了,硬生生被吓醒了。


前天的梦更扯,梦见自己怀孕了,不知道跟谁一块儿在河边;后来说没人照看我,找了个远房亲戚帮忙,但是人家要求我住到他们家。他们家是个什么样的房子呢?都不是危房能够概括的了,可能是在三层以上,然而楼梯、两面墙或者三面墙、其它楼层的楼板全都拆没了,就那一层仿佛空中楼阁(只是比较破而已),我们通过那种钉在墙上的铁梯子爬了上去,一边爬一边怕的要死,好不容易爬上去了,人家又反悔了,不想看顾我了😂然后就可能吵架了吧,反正也不是我吵,总有人帮我。后来醒了。整个梦里我就没看明白我到底怀的谁的小孩,孩子他爹没出现过,可能我真的最近生子文看多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2017年6月2日

最近做了几个梦,醒来的时候好像记得,但是过了一会儿就忘了。

刚刚忽然想起了这一个梦——我不是我。

梦的开始好像是我的家人被告知我已经死了。我不知道我到底是做什么的,好像是去做什么跟国家息息相关的重要任务的时候出的事,所以家里得了些补偿还是啥的来着吧大概。

后来画面切换到我从昏迷中醒过来,其实我没死,只是差点死,我的顶头上司救了我。

在任务中我的脸受了伤,所以治疗之后容貌发生了一些转变,然后为了保护我,给了我新的身份,改了年龄,被安排进一所大学装学生。我表示年纪一大把装学生不靠谱,上司说我个子小可以的。然后就我就开始了装嫩生涯,放假的时候还跑回家看了下情况,结果从爸爸妈妈到外公外婆再到旧同学没有一个人认得出我。这个时候其实挺悲伤的,然而也是无能为力。

之后就醒过来了。

@liz 收到啦!盖戳的小哥有一次因为羡慕他的美貌而盖在了他的脸上!不过还是超喜欢的。谢谢!😘😘😘

小抽奖

在微博搞了个小抽奖,大家有兴趣去看看哈~

链接贴评论。